长江文艺·精品悦读

长江文艺·精品悦读2011年第7期  文章正文

没车偷着乐

字体:


  我有几个朋友是开车一族,他们上班,比我好多了,屁股往驾驶室一坐,就把自己搬到了单位,想去哪儿就去哪儿。所谓汽车,说白了就是一种移动工具,它像玩魔术一样,把起点与目的地连在了一起。我有一朋友,他怂恿我也去弄一辆,我问买车有什么好?想一想,甭说买车了,见车就难过。

  有一次,我在路边无聊地走着,看到一个警察大爷在那儿对一辆车敬礼,然后,我就看到从驾驶室里钻出一个诚惶诚恐的司机。他老人家脸上有两道横肉,但到了交警跟前却变成了微笑的花朵——这个比喻不合适,我是说,他想尽最大可能地把自己变成孙子,但交警可不想当爷爷,所以,他的小本本上还是被交警给画上了几笔,可能下一步就是去银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长江文艺·精品悦读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